「AG真人原创」契约签的2266 庄男平白损失50万

2019/8/30 18:34:02 掌机

庄男3年前欲向黄男让渡使用权,想向国产署承租5笔土地,庄支付50万定金,但申请供电却延迟达半年,庄男认为已过时效,想撤销契约并退还定金,法官认为庄说供电是契约最重要的条件,协议契约中只有让渡签约时限,没有定明供电时限,契约签得零零落落,庄声请还他定金驳回,此案定谳不得上诉。

台中地院判决书指出,2015年底庄与黄协议,黄向国产署承租位于花莲地区的5笔土地,约9公顷能让渡给庄耕作,2016年元月双方签下让售协议,谈妥让渡金360万,庄并支付50万定金给黄。而承租国产署土地需资格审核,所以让售协议第一条:双方同意合约于2016年12月31日前正式签约,未能完成,庄同意黄没收定金。

不过,该土地位处偏远山区,交通往来不便,庄须设置暂居所,因而有用电需求,让他提早整地,让受协议第四条约定:黄负责完成申请供电,费用由庄负担。而届期2016年12月31日供电未完成,延至2017年5月才来电,庄不愿意签约了,认为来电太慢已失先机,是黄违约在先,向黄索还50万定金遭拒,庄才提告,不过台中简易庭判庄败诉,庄不服再上诉。

台中地院仍判庄败诉,法官发现让受协议第一条约定:双方同意合约于2016年12月31日前正式签约,未能完成,庄同意黄没收定金。已载明未在该日前完成正式签约,可没收定金。

再看让受协议第四条约定:黄负责完成申请供电,费用由庄负担。没约定履行期限!而更离谱,2016年3月是庄指定由华兴水电行申请供电,华兴迟未完成,同年12月5日才又协商改由黄另找业者办理,然后在2017年5月完成申请。

再细查华兴2016年3月间即受委任,直到同年12月5日仍未完成供电申请,不见庄男催促、紧张,黄眼看将届期更着急,才另找业者接手处理,所以没在2016年12月31日前完成供电,庄有很大过失,庄声请还他定金无理,判决驳回。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